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自媒体

母亲的心愿

自媒体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10 08:56:40

母亲的心愿

作者:许顺居 上周星期六为我的父亲迁坟,我们姊妹七个都回到老家,事情办完后,母亲舍不得我们走,生硬地要把我们留下,最后只有我大姐和三姐留下。 说实在的,我们看母亲的机会多,可陪母亲,和母亲睡在一起唠家常的机会就很少,说真心话,我们都想陪母亲,多因家中有事,离不开手中的活,最后没有一个留下,我们来是一群,走时也是一群,像一阵风似的,来去匆匆,只有母亲心里落得空荡荡的。 这次母亲又挽留我们,二姐在工地上打工,是无法留下的,大姐要看几个月的小孙子,也是离不开的,但母亲就是拉着大姐的手不放,那浑浊的眼睛里全部是乞求,我心里咯噔一下,泛起了一层层酸涩的涟漪,母亲为了我们,一把屎一把尿的抚养,那是多么的不容易,如今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和生活,就顾不上母亲的孤单和凄凉,也不考虑母亲的感受,来去匆匆,我想到这儿,我示意大姐,大姐也明白我的意思,就说: 行,我留下。 母亲的眼睛里噙满了泪花,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。 母亲又转过身来,苍老枯瘦的手紧紧地拽住三姐的手说: 你也留下,你看你大姐照看孙子,那么忙的活都留下了,你小卖部就关一晚上的门,少买两个钱,陪我住一晚上,行吗? 母亲几乎以乞求的语气挽留三姐,三姐没有说什么话,只是连忙的点点头。其实母亲那里知道,三姐的儿子在外面打工一年多,就在今天下午五点多回家,已给三姐打了几次,让三姐在车站接他,三姐都答应的好好的,可现在母亲坚决要留自己,自己怎能狠心走呢,一边是自己的母亲,近九十岁的母亲在乞求自己,一边是自己的儿子在呼唤自己,我知道三姐有多难,可三姐还是选择了留下陪母亲一夜,因为陪母亲的时日不多,陪儿子的时间还很漫长,人到中年就是难活。母亲看见三姐留下,又高兴的笑了,笑得那样甜蜜。 母亲看了一眼我,我急忙说: 我闲着呢,你想赶我走我还不走呢。 母亲说: 我就知道你闲着。 我心里苦笑了一下,其实我也不闲,就在今晚我们学校为庆祝教师节,举行一次聚会,也和新上任的领导见面,如果不去,会让人家怎么想,如果去了,母亲心里又不高兴,真是左右为难,最后还是决定留下陪母亲,人家怎么想那是人家的事。 在晚上我们和母亲聊了很多,聊到她抓养我们时的艰难,特别是讲到父亲在农业社陪审的事,母亲流下了泪水,也聊到我大哥大姐二姐为了一家人的生活,很小就在农业社干活的事,如果没有今晚的这一次拉家常,我一辈子都不知道大哥大姐二姐为了我们能够念书,作出了那么大的付出和牺牲,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幸好在今天搬迁父亲坟时,我坚持不让三个姐姐出钱,我也不让大哥出钱,可大哥非要出钱不可,说这是儿子应尽的,最后大哥出了二百元,我出了一千多,这多少能够抚平我心中的愧疚。 我们一直聊到晚上一点多,母亲似乎还没有睡意,最后我大哥说: 休息,明天还有活干。 我们才休息了。 第二天早上,大姐为母亲修剪裤子,因为母亲的裤子太长,折的太深,穿上不能走路,我心里很难过,责怪自己太粗心,因为母亲的衣服都是我买的,买裤子时,害怕裤子长了不能穿,我就顺便把裤子在买衣服的那儿裁好,谁知这几年母亲又佝偻许多,这不裤子还是长着,自己就往里折一下,裤边折的太深,加上年老没有力气,走起路来极不方便,大姐等了裤子的长度,仔细地缝起裤边儿,我也悄悄的记下裤子的长度,今年买裤子时,一定要裁短,再不能让母亲穿着不舒服。 三姐为母亲洗衣服,洗完衣服后,又给母亲梳头,母亲花白的瘦瘦的头发,已经不多了,三姐每梳一梳子,就掉许多白发,掉落的白发是凋谢的花瓣,无声的落在地上,却重重的砸在我的心上,一滴泪和一滴血是此时的心情。 大姐和三姐为母亲干完这些事后,已临近三点了,又是一场难舍的分别,我们搀扶着母亲向门外走去,直到村口,母亲就站在农村公交站点的牌下,看着我们上了车,我回头看时,母亲用手揉着自己的眼睛 2013.9.13【我要纠错】 :无双女侠

前列腺增生
过敏性皮炎
红斑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