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通讯

留在记忆深处的桂圆

通讯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9 11:52:07

孩子晚上咳嗽
孩子晚上咳嗽
孩子晚上咳嗽

桂圆

吴革生

序:身体硬朗的父亲又一次病了,在姐姐的几次催促下,我匆忙驱车赶回老家。病榻上的父亲,无力的躺在病床上,即便在吃饭时,也是乏力的闭着眼睛。冬日的暖阳透过窗帘照进病房,照在父亲憔悴的脸上。我扭身面朝窗外,任泪水流满脸颊。年逾八旬的父母,身体状况愈来愈差,我该用什么来报答他们似海的恩情呢?五十年风雨如南柯一梦,或许只有这肤浅的文字,能抚平我撕心裂肺的伤痛和对他们的感恩......

这颗颗桂圆一如珍珠,穿挂着我的思念。

今日闲暇,匆忙驱车回老家看望双亲。经过水果市场,随手便买了几袋新鲜的桂圆。正午的暖阳,照在老屋斑驳的墙上,平添了许多久违的遐想。看见慈祥的双亲,喜悦从心底油然而生。走近想剥几个桂圆,给久病卧床的母亲润嗓,被父亲阻拦。父亲用他青筋暴露的手,颤颤抖抖地剥开几个,随后,小心翼翼地把晶莹剔透的桂圆肉喂入母亲嘴里。看见母亲会心的笑容,我的泪,如涌泉一般。

这纵横交错的沟壑,交织着我那美好的童年。厚重与时尚并存。

记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,父亲是一家农业机械公司的采购员,常常奔波在外,很少能顾及家里。于是,抚养四个小孩和打理田间庄稼的重担,全压在母亲一个人身上。她忙完家务忙农活,像中国所有的伟大女性一样,忍辱负重,任劳任怨,从无气馁。

每次父亲回家的日子,便是我们兄妹四人最快乐和幸福的时候。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,省吃俭用、精打细算的母亲才会打开柜子,让父亲取出积攒多日的好吃的,让我们以解馋虫。而父亲总是一股脑地让我们一扫而光。为此,父亲常常落母亲的埋怨。但父亲似乎不长记性,总是笑呵呵地乐此不彼。嬉笑结束,父亲都会变戏法似得拿出一块时尚布料给母亲,让会缝纫的母亲给她自己做件像样的衣服。母亲只是口头答应,过后不久,就把布料照价卖给了村里喜欢时尚的姨姨们。父亲知道后,从未怪罪过母亲,只是念叨:“下次,我给你买成成衣,看你咋办?”母亲不作答,只用眼光撇撇我们兄妹几个。

物是人非,唯有记忆永存。

由于父亲的公司和福建一家拖拉机制造厂准备联营销售,父亲在福州呆的时间就要长久一些。回家的次数就相对少多了。但每每从福州回公司,不论早晚,父亲都会抽时间回家。尽管我们住的乡下离父亲公司所在地的县城,有七十多华里的路程。记得是一个寒冬的深夜,当我们正在熟睡时,一个一个的被父亲鼓捣醒“孩子们,醒醒,让爸爸好好看看,看看长个没有?你们看,看爸爸给你们带什么好吃的了。”我们一个个揉着惺忪的眼睛,在父亲胡子的扎压下欢快起来。“哎呀,这是啥?”炕上滚落着许多青黄的如杏子一般大小的果果。不等父亲说话,二哥拿起一个就往嘴里咬。逗得父亲和母亲大笑起来。那时候,因为交通的缘故,南北方水果运输和互通几乎没有。见过龙眼的人更是很少。父亲剥开龙眼的皮,让我们把酱色的肉和核含在嘴里,闷一会后,等肉化了后,再吐出核。那是我第一次吃龙眼干。龙眼亮晶晶的核,我们舍不得扔,一直玩了好长时间。自后,虽然也吃过无数新鲜的桂圆和龙眼干,但再也没有品尝到那般香甜的滋味。

故乡的原野,有深厚的历史底蕴,更有鲜活的人文精神。

过后,从母亲嘴里得知,父亲那次深夜带桂圆回家,是因为父亲刚回公司后,又接到厂方电报,催父亲火速南下洽谈业务。只有几个小时停留的父亲,便骑了一辆自行车,匆匆赶回来。为了不打扰邻居,翻墙进的家门,天不亮又走了。说起这些,母亲满脸的骄傲和自豪。

父亲的每次归家,给我们带来了欢乐,给母亲带来了喜悦,带来了家的温馨。而每次父亲离家时,母亲惘然失措、丢三落四、失魂落魄的样子,更叫不谙世事的我们伤心和难过。其内心的无奈、苦闷和酸楚,所能分享的,可能只有漫漫的漆黑长夜。

蜿蜒的小径,蔓延着几代人的希望和回忆的温馨。

这次看见父亲喂母亲龙眼肉,不由想起了往事,想起了我第一次吃龙眼的情形。那情形,是那样的清晰,犹如发生在昨日一般。桂圆(龙眼),明朝诗人画家宋钰曾这样赋诗:“外衮黄金色,中怀白玉肤。臂破皆走盘,颗颗夜光珠。”《本草纲目》对于桂圆(龙眼)的药效这样解释:“桂圆肉也叫元肉,元肉性温味甘,益心脾,补气血;具有良好有滋养补益,补气血、益智宁心、安神定志的功效,可用于心脾虚损、气血不足所致的失眠、健忘、惊悸、眩晕等症。”

生活中总有无数的愉悦和幸福

我剥开一个桂圆,把桂圆的肉和核一并含在嘴里,慢慢品味着。在丝丝的香甜和诸多莫名的温馨浸入心田之时,我在想,父亲那次深夜送桂圆回家,难道仅仅只是看看他的四个儿女么?

古老的盐湖,演绎着几多悲欢离合,花好月圆。

故居,终究是游子栖息的港湾。

晶莹剔透的果儿,怎能不燃起我思乡的烈焰?

河南获嘉否认警方持枪护卫县官:是对讲机(图)
国务院47部门晒权力清单 防利益部门“不割肉”
北京离婚率暴增四成 民政局否认与买卖房有关

相关推荐